让一让你挡住凯千散发的光芒了

他们会如我祝愿的那样
成为自己的太阳

易医生奇遇记

对,你还有番外,嘿嘿嘿

寻江未来:

#勿上升#


#黑道大哥凯&医生千 来自 @让一让你挡住我散发的光芒了的点梗 #


#旧文重发无tag# 


 




 


 


 


 


01


王俊凯在刚到手的城东区溜街时,劫回了才下晚班的易医生。


——嗯,如果上去拉着人家就跑也算劫的话。


 


    


王俊凯拽着人家的手想呀美人儿的手真漂亮摸起来手感超好2333;


易医生跟在身后看他翻飞的外套里后腰别着的手枪,觉得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看着满墙挂着的枪械,易医生有点腿软,不过面前这个低着头面泛春桃的小哥……看起来画风偏萌。


“你、你把我带到这来干嘛?”


“我觉得你好看!”


春桃小哥脸红红地捏着衣角,语出惊人,“我枕边缺个人,觉得你挺好。”


 


易医生:“……”


幺幺零吗,我被黑道势力绑架了,但面前的老大看起来好像有点制杖。


 


虽然这样想,易医生还是很忌惮四面环绕的枪支弹药,于是小心翼翼地问,“那要是我不同意呢?”


面前的人转了转眼睛,笑容傻兮兮的,“不会啊,你已经出不去了。”


 


易医生:“……”


 


    
“既来之则安之嘛,你叫啥?是做什么的?”王俊凯兴致勃勃。


易医生抿抿唇,飞快地扫了他一眼,“我姓易,是个……医生。”


王俊凯倒也不介意,“不愿意告诉我名字啊……没关系,我觉得易易挺好听的。”


他笑吟吟地看着易医生不善的脸色,继续说。


“正好我们原来的医生前天火拼的时候死掉了,我还发愁着呢,易易你来的太是时候了!”


    


——医生?


——火拼?


——死、死掉了?


 


五好青年易医生顿时大脑当机,以一种懵懵的状态跟着王俊凯的小弟去了安排好的房间。


 


 


 


 


02


易医生在王俊凯的身边呆了一个月了。


其实这帮里挺太平,一个月的时间易医生看诊了三个感冒的小弟,两个胃疼的保镖——


还有一个软骨病的老大。


 


最后一名患者是顽疾。


 


    


 


“王俊凯——”


易医生吐口气,低头瞥向没骨头一样靠在自己身前悠然自得玩手机的帮派老大。


“你就不能好好坐着吗?”


当事人得寸进尺地晃着脑袋蹭了蹭他的腹肌,笑的像只晒足了太阳的猫咪。


“可是我觉得浑身没劲儿啊,要易易亲亲才能好!”


他把视线从手机屏幕上移开,仰着头看易医生线条流畅的下颌线。想着不愧是我的人,哪个角度都好看!


 


易医生显然已经习惯了他的胡言乱语,当即赏了他一记白眼,又忍不住悄悄红了耳朵尖儿——


 


这人笑起来,真好看啊。


 


  


 


说来易医生在这过的挺好的,每天剪剪花枝,逗逗猫咪,有时发挥本职给人看个小病。而且虽然那人把自己拐来的时候说,咳,枕边缺个人吧,实际上这么多天过去,也就是嘴欠点,或者橡皮糖一样往他身上粘,倒也没真动他什么。


 


更何况这个人很好看,也很……温柔。


 


易医生是个现实的人。他选择当医生,多半原因也不过就是图个安稳日子,而只有是能让自己觉得舒适的,对方角色身份如何于他而言并非决定因素——


而现在的日子,他觉得是舒服的。


 


这样想着,再去看王俊凯带着讨好笑意的脸就觉得更可爱许多。易医生忍不住伸出手去,像逗花园里那些猫咪一样,挠了挠这人触感细腻的下颌。


而那人也真像得了主人宠爱的大猫一样微微抬起下巴,一双涂满笑意的眼睛慵懒地眯起来,甚至还满足地哼哼了两声。


易医生被他这副模样逗乐,笑起来的时候与平日里淡定从容的姿态判若两人。两颊梨涡浅浅,唇线抿成令人愉悦的弧度,连瞳孔里的琥珀色都变温暖许多。


于是王俊凯没出息地看呆了眼,一脸魔怔地抓住脖颈处那只指节修长的手,张着一双洒满碎金的眼睛诚挚地看着易医生。


“哎,你笑起来真好看。”


易医生有点羞有点恼,想抽回手又被王俊凯一脸痞象地拽的死紧,只好放任自流,扭过头不去看他——


 


 


 


这人真是烦死了,但他一点都不想推开可怎么办。


 


 


 


 


03


今天别墅有客来访。


 


易医生在花园里被玫瑰扎了手,他心情不佳地皱眉看着看着,就听身后有人叫他,“易医生?” 


很好听的声音,清亮温柔。


可易医生的心情更差了。


偏偏那人不识眼色,反而几步走近,“易医生好兴致啊。”


到这个份儿上,易医生端出平日里淡漠的样子,从善如流地叫了声“源少”。


王源心思通透,看着易医生的脸色感叹恋爱中的人智商真是为负,看看这都吃味成什么样了,王俊凯那个傻逼还担心个大头鬼。 


 


易医生问过好就又回过身去,噌噌噌的揪秃了一片灌木叶子。


王源站在后面看着,总觉得他像是在揪自己刚被王俊凯胡撸过的头毛,不由抬手安抚了一下自己柔顺的头发。


 


都怪王俊凯那个制杖。


 


王源轻咳了一声,“那个……易医生,小凯他闹起来没轻没重的,你别生气哈。”


易医生继续噌噌噌地薅叶子。


    


——还小凯?呵,王俊凯你死了。


王源眼见他揪完身前的灌木准备继续殃及无辜,终于忍不住上前制止了他的残暴行径。


“我哥从小就这样,易医生多担待啊。”


 


——还你哥?还我哥呢!


——嗯?


易医生终于停了手正眼看向王源,“你哥?”


王源理所当然地点头,“嗯,我哥。”


满眼的笑意映着易医生渐渐红起来的耳根,王源笑得更开心了。


 


王俊凯来到后花园,看见的就是自家小医生一脸羞涩地站着,对面的王源笑成了一朵花儿。


 


——卧槽哥让你来帮我打探情况你小子给我挖人来了?!


 
三两步跨过去把易医生往怀里一带,不由分说揽了人就走,临了还狠狠瞪了王源一眼,警告意味甚重——你小子安分点,这是你大嫂!


 
王源莫名其妙被威胁了一顿,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源哥我有病来帮你咯,还毫无防备被秀一脸。


这样想着,源大少上前去,噌噌噌——又祸害了一棵灌木。


 


 


 


 


04


这一天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新来的小弟打着哈欠出了房门,抬头往二楼一看,遥遥见着昨晚还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大哥如今像挨了主人训的大型犬一样,蔫唧唧地徘徊在易医生卧室门口,着实有点懵逼。


 “宏哥,这什么情况啊?”


刘志宏正在吃早餐,显然对此见怪不怪,继续撕了条面包扔进嘴里,“没事,大哥和易先生的日常情趣。”他招呼新来的小弟坐下,“多吃点,今天大哥和易先生不会下来吃早餐了。”


    


小弟一脸受教地坐下——


哎?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啊……


 



  


“易易……”


王俊凯拖着条上了石膏的胳膊可怜兮兮地敲敲门。


“我错了咯……”


易医生带着恼意的声音从门里传出来,“你走之前怎么答应我的?”


王俊凯撇撇嘴,哼哼唧唧回话,“保证不会断胳膊断腿……”


“嗯,”易医生哼一声,“那你来找我干嘛,什么时候胳膊腿儿全乎了再过来!”


 


——伤筋动骨一百天,一百天不能和易易亲亲抱抱啪啪啪?


嗷——会死的!


 


    


王俊凯走到二楼围栏边,冲楼下打了个响指。


深谙套路的刘志宏一抖手中的报纸,利落地抬脚踹倒了一旁的椅子,没理会对面被惊地一激灵的小弟,仰起头来对着楼上扯开嗓子——


“大哥!你还好吧大哥?!”


话音刚落,就听楼上开了门,易医生不善的声音隐隐飘下来,“进来!”


 



 
小弟:目瞪口呆.jpg


刘志宏冲他一挑眉,“我说了,日常情趣,习惯就好。”


 


 


 


 


05


大哥说,身为我凯爷的人,当然要有能分分钟干掉敌人的能力。


易医生一眼斜过来。


真·男人·凯爷一缩脖子,易易你得好好练,到时候才好保护人家。


 


众小弟习以为常脸。


 


 


王俊凯确实是想着让易医生学个枪法,不求百发百中至少能自我保护——


顺便在亲自指导的时候,嘿嘿嘿……


 


    


然而,他显然低估了易医生的领悟力和身体协调度。


不过半天时间,易医生已经能把手里的勃朗宁玩的相当溜。


 


   


 
“易先生厉害啊……”


刘志宏目瞪口呆地看着小弟报回来的数据。


“您真是第一次使枪?当初大哥可是打光了一箱子弹才打出第一个十连环的……”


话音未落,后背一阵阴风吹来。


“刘志宏。”


 
被点到的人小身板儿一抖。


“咳,易先生我先走了,您和大哥慢慢练,慢慢练……”


    


    


等刘志宏走远了,易医生回过头来,似笑非笑地看着一脸不爽的王俊凯。


 “怎么,不高兴我比你厉害了?”


王俊凯撅嘴,“没天理了,我不开心,要易易亲亲才能好!”


易医生今天心情不错,破天荒地仰头赏了他一个吻。被亲的人显然没想到,当即没出息地愣在原地,一脸的大脑当机激起了某人的恶趣味。


 


迈步上前,易医生还握着勃朗宁的手揽过王俊凯的腰肢,另一只手摩挲上他敏感的耳后,刻意放缓的声音比平时更加酥软惑人——


“差远了啊,大哥……”


 


——差远了?


 


王俊凯弯唇一笑,长腿一勾,手臂协力直接把易医生逼退到摆放弹药的矮桌上,一只膝盖顶进他两腿之间,手掌带着侵略性将人贴牢在自己身前,彻底断了他企图逃离的可能。


“易医生今天兴致不错?”    


刻意压低的声线撩动人心,王俊凯咬住易医生的耳廓,把这句话一个字一个字地揉进他的耳朵里,手也不老实地顺着对方敏感紧绷的腰线一路下滑,颇具暗示性地捏了把他手感极佳的腰侧软肉,果不其然怀里的人猛地一颤,整个人就要跳起来。


王俊凯心情极佳地看着易医生红透的小脸,嘴唇蹭着他发烫的耳廓又补了一句。


“是不是差的远……晚上再说吧。”


 



啧。


果然和他比耍流氓,易医生才是差的远。


 


 


   


 


——众小弟申请涨工资,易先生来之后,墨镜实在太费了。


 


 


 


 


06


这天夜里,易医生做了一个噩梦。


梦里王俊凯躺在一处荒郊野岭,身下的枯枝残叶被鲜血染红,而他身上又偏偏没有一处伤口。他冲自己笑着笑着,就慢慢闭上了眼睛。


他猛然惊醒,听见自己心跳飞快,不安地砰砰撞击着胸腔。


压抑住自己急促的呼吸,易医生借着月光看着王俊凯近在咫尺的轮廓,小心地把腰间的手臂拿下来,翻身下床去了阳台。


 


今夜月色格外明朗,让他不由自主想起了遇到王俊凯的那晚。


 


  


 


——王俊凯。


易医生把这三个字放在唇齿之间来回翻滚,杂乱无序的心跳渐渐平复下来。他呢喃那人姓名的轻巧声音隐隐约约地从唇角逸出来,是比月色更温柔的情话。


 


命运是奇妙的。他现在一低头,就可以看到那人为他种的半个花园的红玫瑰,在夜幕下披了一层莹白的薄纱,窈窈动人。


而他一生的心动,都尽数为王俊凯化成了此刻的白月光,盈满天地,绵绵延延。


 


 


  


“怎么醒了?”


熟悉的暖意从身后包裹而来,王俊凯的声音还带着睡梦中的沙哑,毛茸茸的脑袋从后面亲昵地落在易医生的肩上,撒娇般地在怀中人的脖颈处蹭了蹭。


易医生弯起唇角,抬手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


“没什么,我们回去睡吧。”


重新躺回到柔软的床铺上,睡意半消的王俊凯将易医生揽进怀里,告诉他明天自己有事要办。


刚刚消退的不安争先恐后地跳回来,易医生不自觉抓紧了王俊凯的衣角,仰头去看他,“要我陪你吗?”


王俊凯吻了吻他的眉心,将嘴唇轻贴在他的前额,声音低柔,“只是去见金爷,不是什么大事,还用不到我的神枪手。”


他似乎感到怀中人的不安,又将易医生搂紧了些,在他耳边承诺——


“别担心,我会好好回来。”


 


易医生半信半疑地再次睡去,也就没有看到王俊凯彻底清明的眼神里,闪着决绝的去意。


 


 


 


 


07


第二天清晨易医生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人了。


刘志宏看出他的顾虑,安抚他说金爷是将大哥一手带出来的大佬,每年一见是惯例;何况王俊凯还带着一队兄弟,横竖不会吃亏。


易医生点点头,站在花园里不小心剪断了一支欲放的玫瑰。


 


    


而金爷那边,隐约的火药味已一触即发。


“我听说你这阵子收了新人。”


金爷半倚在沙发上,虽是和王俊凯说话,目光却落在怀中美人儿的长发上。


“巧的是……我这正好缺个私人医生。”


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


王俊凯捏着酒杯的手指一僵,垂下的额发盖住狭长眼眸中的杀意。


金爷没得到回应,抬起头来匀了他一分眼光。


“怎么,Karry你这是舍不得给金爷啊?”


王俊凯慢条斯理地吞下酒,迎着金爷的目光笑的痞极。


“哪能呢,只是我这医生性子差,不听话,怕会惹恼了金爷。”


上座的人貌似了然地点点头,唇角还挂着高深莫测的笑意。


“你也知道,不听话会惹恼了我……我还当你忘了呢。”金爷瞬间敛了笑意,两道隼般凶狠锐利的眼神直朝着王俊凯甩过来,比后者狠绝了不只一个段位。


“教养你这么多年,到底还是野心不灭的杂种——


“连城东区都收了,你当我真不知道你要自立门户?!”


 


说话间,王俊凯的手已摸到后腰的枪柄——


而在他瞄准金爷的同时,两侧八只黑洞洞的枪口也稳稳地指向了他。


 


 


 


 


08


王俊凯回别墅时是天将暗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安静地阴沉着。而他拎着手枪一身煞气,黑衣黑裤衬的他的脸色格外苍白。


开门的小弟见他双唇紧抿面沉如水,小心翼翼叫了声大哥,往屋里指了指,“易先生等您一天了。”


王俊凯点点头,把手枪扔到他怀里慢慢往里走。


 


 


 
易医生撑着额角眉头紧蹙,听见声响猛一抬头,快步迎上来,刚欲伸手去扶就被王俊凯戴了皮手套的手拂了下来。


“小凯?”


而王俊凯也不说话也不坐,就只静静看着易医生,眼里的眷恋浓稠如墨。他轻抬起易医生的下巴,抿着一双毫无血色的嘴唇轻贴上去——


不过一秒,易医生猛地退开,死死盯住依旧面色平静的人。


 


——靠的那样近,原先隐约的血腥气扑面而来。


易医生心脏一抖,打了个寒战。


 


“王俊凯……”


可怖的梦境回环,开口字字惊惧。


    


而那人冲他咧嘴一笑,两颗虎牙露出来,全是灼眼的红色。


透骨的寒意和沸腾的气血齐齐翻滚着涌上,易医生目眶欲裂,两眼通红,伸出双臂去接住他轰然倒下的身子。


 


烫手的冰凉。


 


   
“王俊凯!”


易医生抱着他跌坐在地上。抬起手来,一掌都是他的鲜血。手腕用力欲抱他去手术室,却被猛地扣住。


大概王俊凯疼的特别厉害,所以把易医生抓的特别紧。


“肋骨断了,估计把里面戳废了……”


王俊凯说的云淡风轻,血不断从唇角溢出来。


“甭折腾了,你陪陪我……”


 


在手术台上曾经历过那么多场生离死别,手上沾染过那么多人的血,易医生以为自己早就对生死不为所动了。


可这一次,他终究是没忍住,眼泪一颗一颗砸下来,烫人得很。


王俊凯弯起来的眼睛也湿漉漉的,像被春雨打湿的桃花。


“所以……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啊?”


易医生吞下一口眼泪。


“……千玺,易烊千玺。”


王俊凯微不可见地点点头,满目的柔光。


“我家易易真是哪里都好,连名字都这么好听……”


 


 


 


阴沉的天空开始下起细细密密的雨,前院的桃树刚开了花,嫩透的花瓣不堪雨水冲淋,摇摇欲坠。


 


 


 


王俊凯的眼皮开始发沉,说话的声音比喘息声还要轻,似乎随时都会飘走不见。


“我本想趁机干掉金爷,洗白帮派,带你走……”


他在易医生怀里半阖着眼睛,很累的样子。


“可惜,来不及了……怕要连累你和兄弟们……”


    


 


   


雨势渐大,打落了一树艳色。


 


 


 


一窗之隔,王俊凯费力地拽出脖颈上的银链,大口涌出的鲜血染红了上面的指环。


“拿着……”他沾满鲜血的手掌颤抖着包住易医生同样涂满血红的双手,气息断断续续。


“好疼啊……”


他试图睁眼,最后只能挫败地轻轻笑了笑。


“这一次……就算有易易亲亲也好不了了……”


 


   


 


两人身后围满了跟着王俊凯几度出生入死的兄弟,平日里生气勃勃的别墅此刻静默死寂如庞大的孤坟。


可怜了尚开不久的桃花,尽数零落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里。


 


    


易烊千玺整个身子细细地颤着,碎长的刘海遮住了目色。他把银链上的指环在无名指戴好,抬手抹了一把眼睛,眼角眉梢都燎烧上炽烈的血色,像开在眼尾妖冶的玫瑰。


 


    


 
诚然易医生是个现实的人,喜欢过安稳的日子。


可王俊凯的离开,已经断了他所有退路。


 


 


 


易烊千玺俯下身,攥住王俊凯冰凉的手。


“你的兄弟也是我的兄弟,而你的心愿,由我替你完成。”


 


——至于安稳日子,下辈子遇到你再说吧。


 


 


 


 


09


陷入昏迷前的最后一秒,易烊千玺看到了王俊凯。


他从心口开了洞的金爷身后跳出来,一张好看极了的脸因为声嘶力竭的喊叫而变了形状。


易烊千玺看着那个遥远的模糊的,向自己快速接近的熟悉轮廓,又想起了王俊凯拉住自己的手在夜风中奔跑的夜晚。


他还想起月光下的玫瑰,想起王俊凯撒娇索吻时弯起的眉眼,想起他从背后抱住他时滚烫的心脏,想起他每次望着自己毫不遮掩的温柔。


 


这是一场梦,他在梦深处看到了王俊凯。


 


易烊千玺用最后的力气从脖颈上拽下一颗子弹,填装进手中的勃朗宁。


 


——梦了这么久,到了该醒的时候了。


 


 


 


10


——砰。


 


 


 


 


 


 


 


 


END






对,我记得还有一篇番外要写
 


 

评论

热度(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