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一让你挡住凯千散发的光芒了

他们会如我祝愿的那样
成为自己的太阳

要你药我 〈上〉

minko晴乐:

 @让一让你挡住我散发的光芒了 的点梗──风流公子x药铺小弟




 



#而我自己的设定是──肌肤饥渴症凯x亲密关系恐惧症千


 


#这篇文我写了两个礼拜,前后删删减减认真算起来真正有在写的天数也有三天,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越写越长,本来打算七千字至八千字完结的,但是没想到现在都八千多字了竟然才到中间后段,然而接下来我要迎接期末考又要准备搬宿舍还要找系上教授针对我二年级的选组以及规画做讨论,最后还有一个深入调查报告要做分析检讨……为了防止我直接摆烂拖到暑假才完成,就先把文放出来,喜欢的可以催更……


 


#当然毕竟是点梗,我是不会坑的,只是还债的时间长短。为了避免又欠了什么番外文,这篇我会努力直接在文中理清来龙去脉,后面的点梗还在构思,还请耐心等待。


 


#至于肌肤饥渴症与亲密关系恐惧症,确实是有这样症状的人存在,有兴趣的可以查一下,这边就不再赘述。


 


#勿上升














鱼肚白的天空衬得灰蒙蒙的云朵更加厚重阴沉,好似有千斤重般将整片大地压的连声抗议也哼不出声。


 


天方微明,石板道路的两旁店家大门仍旧紧闭,可那踏踏步伐声却是急急地由远而近,响彻了整条空荡荡的大街,在一片静谧的空气里显得突兀而明显。


 


从街角的豆腐店旁转出了两名中年大汉,其中一人身上还扛着个小小少年,少年脸色胀红,面部表情尽是痛苦的扭曲,那对好看英挺的剑眉更是皱的像两条毛毛虫似的,本就苍白的唇在牙根的欺凌下更是惨淡死白,喉间随着大汉脚下的快步移动而断断续续的溢出几声痛苦闷哼,却又被那紧咬的牙给死死锁在两瓣唇后,使那声音比小猫的哀鸣更加多了几丝倔强。


 


大汉将少年扛到了一家中药铺前,毫不犹豫地便将人往门前阶梯一扔,也不管人是不是撞到头了或者摔痛与否,随即像是刚摸了什么恐怖恶心的东西般立刻弹开了好一大步,又拍了拍少年在自己身上靠过碰过的所有地方,一面嫌弃地瞥了眼仍紧闭双眼在地上蜷曲着身子的少年,又颇是不满地瞪向一旁的另一命大汉说:“扔在这就行了吧?回头老爷夫人的赏赐我们三七分哈!本来说好的我们两个一起扛他的,你这怕死的家伙竟然直接扔给我!”


 


而另一名大汉则是不以为然地回:“知道了,那些就当是给你看病的医药费吧!我才不要为了钱冒这个险呢!”停顿了下后,又皱着眉看了那个躺在地上蜷缩着身子的可怜少年,眼底掠过几丝怜悯与良心不安,可也就仅仅是那么一瞬,下一秒那人的眼底便再无其他,只是看了眼逐渐明亮的天色,说:“走了,老爷夫人还等着呢!”


 


“也不知道是谁提议要把人扔包在药铺前的,明明夫人都说了随便扔在个荒郊野外就行的…”


 


“这事你回去别乱说!被夫人知道了,我们钱没拿着反倒连命都赔进去!”


 


“知道啦!”


 


随着两人的对话声音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中药铺的门咿呀开启,就在店主人准备像往常一样将旗子拿出来摆在阶梯前时,却是看到了那蜷缩着身子还不断颤抖着的少年,吓的他握着旗杆的手一松,连忙将少年带进店里好一番诊治照顾。


 


笑话,他一个开药店兼行医的,有个人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自己店门前,这话传出去可还了得?


 


 


 


 


 


 


 


 


 


 


照着帖子上的药方将药材配好后,易烊千玺将用纸包好的药材拿给了从进门后始终低着头不敢正眼看他的女孩,一面交代:“回去告诉你爷爷,别在吃完药喝茶。”


 


女孩用力的点了点头,随后又自以为不会被发现地偷偷抬眼偷觑了眼面前的少年,却见那人早已转过身继续为其他人抓药了,眼底是难掩的失望与落寞,想起那冰冷的不带任何情绪的声音,又是一阵情绪低落,垂着头抱着抓好的药就这么蔫蔫地走出了店门。


 


一旁正在替人把脉的店主瞧见了这情况,和病人稍作交谈了几句后便走到易烊千玺身旁,有些无奈又有些小心翼翼地说:“对人家小姑娘也温柔点嘛,你看你这样都吓到人家了。我就算了,我是习惯了,可别人见你这样本来有兴趣的都变得不敢靠近了,你难道想孤身一人?你这样我怎么放得下心?”


 


闻言,易烊千玺手上抓药的动作顿了顿,接着又继续抓了把当归秤了秤重,对于店主的话没有任何响应,甚至连一个表情一个点头的动作都没有,就好像方才店主的那番话是那耳边拂过的一阵清风,丝毫不曾被收进耳里听进心里,而更多的则像是被挡在了一道厚实冷硬的城墙之外。


 


看着这样的易烊千玺,店主也只能无奈叹气,却也拿他没有办法。这孩子自从被自己在药铺门口抱回来救醒之后,一直都是这副模样,对什么事情都是不愠不火的,不拒绝别人的主动靠近,却也不会给予任何带有一丝丝细微情感的回应。


 


还记得当年这孩子刚醒来时看着自己一句话也不说,连自己熬煮好的药汤端到他面前都被他给挥到了地上摔个稀巴烂,药汁洒了一地不打紧,还溅了自己一身都是药味,可他看着孩子那双茶色眼眸里毫无灵魂的模样,却又将到口的骂语生生吞了回去,那模样实在是骂不出口也打不下手,反倒令人心生怜惜啊……


 


对于这样的易烊千玺,店主真的觉得很忧心,可偏偏又无可奈何,无论他怎么劝怎么骂甚至连激将法都对这孩子一点效用也没有。学医的他十分清楚,易烊千玺这状况很明显的是打从心里抗拒与人接触,可他更清楚心病只能心药医,解铃还需系铃人,偏偏他真的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这易烊千玺的病是从哪得来的,也不知道这系铃人究竟该上那儿找去,只能束手无策地看着易烊千玺一天比一天更加冷漠,一天比一天更加拒人于千里之外。


 


“欸我说这易公子被这李老板捡回来也十年有余了吧?怎么的连对李老板都这般冷淡?”一旁来店里买药的人见了药铺主人与易烊千玺的互动后,忍不住嚼起了舌根,朝着刚踏进店里不久的客人说起。


 


“不是我在说,这易公子啊虽然习得李老板的一身绝学,但这人情世故确实不怎么样!对谁呀,都是这般冷冷淡淡的,没个热情!空有一副好皮囊,只可惜是个铁石心肠,哪像人家王家少爷,温柔文雅又风趣,诗书礼乐样样信笔捻来就是一副佳作,长的更是仪表堂堂风华绝代!”


 


那开头的人看着那刚进门就和自己侃侃而谈,大言不惭地评断起当今城里两大有名的公子哥儿,有些瞠目结舌地说:“人家王家少爷是给了你多少好处?你这么夸人家?”


 


那人一听可不乐意了,瞪着双大眼睛一副颇是不甘被人质疑的模样,挥舞的双手又道:“这你可不知啦!我说人家王家少爷不论人品才情,就论孝心好了,我刚才才看见他陪着王夫人逛街呢!你说有多少富家公子愿意放着那些烟花之地不去,还陪自家娘亲上街买菜的?”


 


“啧啧!要你这样说,人家那街尾的小二不也挺孝顺的,天天帮着他娘上街买菜回馆子里煮的。”


 


“欸你这人怎么…算了算了!人家王家母子来了,你自己看!”


 


当那两人的对话暂时停止后,一旁将对话内容听得一清二楚毫无遗漏的李店主这下可是更加头大了。虽说街访邻居爱拿自家孩子和那王家公子比较不是一天两天,但至少两人可是从未碰过面,其他人爱怎么说这两人如何看对方不顺眼啦,如何暗自比较啦,这些也都不过是空穴来风,可如今人家上门来了,这看着铁定是要打照面了,王公子的性格尚且不论,就他家这位祖宗的性子……唉,过了今日,这易公子的名声可不知又会被怎么传得沸沸扬扬了!


 


于是咱们李店主就这么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思苦着颗心迎接上门的王夫人,嘴里还得给人家谄媚几句:“唉,王夫人怎么有空上门?之前不都请小赵来抓药的吗?”


 


王夫人虽已年近四十,可那张秀气温和的五官也是保养得当,除了眼尾颊畔几丝瞇眼可见的皱纹外,竟是肤白胜雪吹弹可破,一双总是盈盈含笑的桃花眼更是与身旁那俊朗少年如出一辙,不过少年的眉眼间相较于王夫人的内敛沉稳,更是多了几分风情万种。


 


看着迎上来的李店主,王夫人笑笑应道:“就是想闷着也是闷着,倒不如出来逛逛,顺道上次的补药也快没了,就到你这来走走啰。啊,跟你介绍下,这是小犬俊凯。俊凯,这是药铺主人李老板。”


 


始终与王夫人保持着半步距离的王俊凯在听见自家母上大人的话后,礼貌地朝李老板笑了笑,道:“李老板。”


 


其实王俊凯今日之所以会陪着母亲上街,不过是因为听说母亲会顺道来这药铺一趟,而他一直对于城里关于自己与那药铺易公子的传言相当有兴趣,甚至曾想过要找个机会邀这人见个面,今日有这机会,怎么的也不能放过不是?所以王俊凯才会难得的陪王夫人出来逛街。


 


而这会儿和李老板打过照面后,王俊凯便问:“不知李老板是否介意我在这店里到处晃晃?”


 


李老板一听当下先是一楞,随即反应过来,忙道:“不介意不介意!王公子对咱们店铺有兴趣的话尽管看!我还怕王公子嫌我这无趣呢!”


 


听得李老板的回答,又在自家母亲的眼神示意下,王俊凯也不顾周遭旁人纷纷投来的仰慕目光,径自在店里逛了起来,只不过在偶尔对上眼时会朝人家礼貌笑笑,却在一个转身之际,撞上了正从另一方向走来的易烊千玺,城里两大公子的初次碰面就这么发生了。


 


“抱歉、抱歉!你有没有怎么样?”王俊凯因这一撞自己也是头晕晕脑钝钝,可良好的教养让他先是关心起被自己撞到的人,这不抬头还好,一抬头却是让他惊大了双桃花眼,眼底的波光潋艳霎时间被所有震惊与波澜冲击的奔流四窜,像是被电到般浑身一震,出口的嗓音不再温柔而是破碎的沙哑:“千…玺?”


 


而当易烊千玺与那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眼对上之际,心里的震撼绝对不亚于王俊凯流转于眼波间的惊异,可相对于王俊凯眼底逐渐浮起的喜意,易烊千玺却是打从心底的产生了抗拒,那双浅褐色的眼珠像是有道看不见的保护膜般严厉拒绝来自外界的任何情意,连同那道细腻纯粹温柔似水的重逢欣喜也被易烊千玺那冷然淡漠的视线给弹了回去。


 


“千玺?”明显感到眼前人与记忆中的模样有了差距,王俊凯有些疑惑的又唤了声。


 


如果前面第一次的呼唤是出自内心的惊讶与下意识的确认,那么王俊凯的这一声叫唤就更贴近于急切地确认与久别重逢后的渴望亲近。


 


易烊千玺看着对面人那困惑中带着些许受伤的表情,一颗本以为早已不再为谁动摇的心隐隐的有些刺痛。把这异样的感受归类于是对面那人一双祸世的桃花眼所致,易烊千玺果断别开视线看向撒了一的的中药材,一面蹲下身收拾残局一面开口道:“我跟你不熟,请别叫的那么亲。”


 


已经习惯旁人对自己毕恭毕敬的王俊凯在见了易烊千玺那疏离淡漠的模样后,在原地怔愣了好半晌,直到易烊千玺把地面上散落的中药材都收拾干净拿到一旁的桌上后,才反应过来,急急地朝易烊千玺的方向看去,顾不得在场的其他人会怎么想,冲口就是这么一句:“千玺,我是小凯啊!你不认得了吗?”


 


听到王俊凯的话,易烊千玺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转身回头看向那仍旧不愿相信再度重逢后的易烊千玺竟然会是如此冷漠的王俊凯,一双略带凌厉的凤眼微瞇,问:“你认的我?”


 


“当然!我怎么可能不认得你!当年村里爆发瘟疫的时候就是我们两个一起逃出来的,要不是你后来受了风寒我想找人救你,也不会、也不会…”看着易烊千玺那骤然冰冷的眸光,王俊凯本来还高昂着的语调在与那双不带任何感情的眼眸对上之时削弱了不少:“也不会和你分开。” 嗓音如小猫呜鸣,又更像是被抛弃者的受伤悲泣。


 


而一旁本与李老板聊得正是尽兴的王夫人则是微微敛起了唇边微扬的笑意,不动声色地看向那名浑身散发着拒绝气息的少年,这是他从进店门后第一次正视起这名早在城里便享有盛名且常被拿来与自己儿子做为比较的少年。


 


少年身上有着不属于他年纪的淡漠清冷,似是历经沧桑,又像是看破红尘俗世,有些超然却也有些愤世,这是一名集多种矛盾于一身少年,让人好奇也让人不自觉深陷他周遭的神秘氛围,他就是个谜一样的少年。


 


“可我忘了。”


 


清冷的声音带着少年蜕变成男人时的低沉磁性,化成一根根锐利带毒的银针狠狠刺穿了王俊凯那期待的心。


 


 


 


 


 


当易烊千玺躺在床上被身后那只黏人大猫抱个满怀时,内心依旧觉得这一整天下来所发生的一切荒谬的毫无逻辑可言。


 


看着满室的狼藉与满地的瓷器碎片,易烊千玺只觉得这景象恍若是他的自身的映照,而碎的,是他那坚定了这么多年的信念。


 


他不知道到底是自己的话说的还不够清楚,还是身后那人根本不在乎他的意愿。他唯一清楚知道的是王俊凯这个人为了达成目的真的是不择手段,根本不是城里人们所夸赞的那般高风亮节,真正的王俊凯不过就是个滥用自家权势的豪门公子哥儿!


 


当他听到药铺店主告诉自己王俊凯有意邀请自己到府上为王夫人长期调理身体时,他想也不想的便一口回绝。可谁也没想这事却是没完,事后想来,易烊千玺笃定那王俊凯早已料到他一定会拒绝,不然怎的听到他果断拒绝的药铺店主面有难色的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才又小心翼翼地问:“千玺…你真不考虑一下吗?”


 


隔天,药铺便突然被官府以使用黄药子充当何首乌这莫须有的罪名给查封,甚至还将药铺店主关进大牢,接着易烊千玺就收到来自王府的消息,内容是让易烊千玺到府上作客,并写明只要易烊千玺答应住进王府,药铺店主绝对完好无缺的被放出大牢,并且撤销查封一事。


 


天知道听到这消息的当下,易烊千玺的心中是有多么愤怒,那种被人掐住弱点软肋的感觉真的没有多舒服。乍看之下似乎他对药铺店主没有任何感情,但易烊千玺自己明白,即使他表面上是那么极力的抗拒来自店主的关怀,可实际上光是凭当年店主救了自己的恩情,易烊千玺就不可能放任店主被这么莫名其妙的诬陷,更何况这诬陷的原因还就是自己所造成的!而认清这点的同时,易烊千玺心里对于王俊凯这人的不待见又加深了几分。


 


为了不连累无辜,易烊千玺答应了王俊凯的邀请,可殊不知,这才是一切荒唐的开始。


 


这天一早,易烊千玺依照约定来到王府门前,一名侍女毕恭毕敬地前来领他进门。一进正厅,一深浅蓝的他正端坐在太师椅上低头品茗,那低垂的眉眼沉静安宁中有着勾人的心神的迷惑,像是藏了万千星辰般醉人,明明他的目光是落在那杯中清茶上的几根浮叶,可你却彷佛能从他的眼底望见倒映在他那玄黑清澈眸底的自己,好似自己就是那早已被锁定的猎物,逃无可逃,进无可进。


 


王俊凯本来是在喝茶的,但在听到那门边传来的脚步声后,便无心品茗,迫不及待地想抬头看看那个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却在动作前想起那天那人冷漠的态度,本想抬头的念头硬生生就此打住,努力调整自己的心情与态度,尽量让自己保持着翩翩君子的模样,即使那天在药铺里的自己已然在他面前失控,即使在今天之前自己已经做了会让他更加憎恶自己的事。


 


将茶盅轻放在一旁矮几上后,王俊凯起身迎向那正走进正厅的人,扬起一抹自信优雅的浅笑,王俊凯在心底偷偷为自己竖起了一根大拇,很好就是这样:“千…”才刚开口王俊凯就已经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他明明可以表现得更加云淡风轻的,怎么的一开口就破功……“咳咳,易公子,今后请多指教,家母的身体还有劳易公子帮着调养了。”


 


看着王俊凯说话时那略带尴尬别扭的模样,易烊千玺一开始感觉到的陌生与莫名的恐惧全数消散,只留下心底的一丝奇异却不陌生的小小窃喜,许是这样的情绪太过突兀却也太过熟悉,易烊千玺却是因这一股异样而怔愣了下,以至于当他回过神时,就见王俊凯已经默默地收回伸出的手。


 


“只要你信守承诺。”


 


“那是当然。”


 


虽然两人的对话仅此而已,可易烊千玺却总觉得王俊凯似乎话中有话,而从那之后,王俊凯也总是以着各式各样的理由接近自己。


 


先是让人带自己去到安排好的厢房后,又亲自捧着一迭医书来到房里,说什么那是微薄的见面礼,然后就赖在房里不走,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直到自己被那灼热的视线看得不耐烦赶人,才悻悻离去。


 


接着午饭时间不是让下人将饭菜送到自己房里,而是让下人来邀自己到他房里用餐,自己当然是一口回绝,而那下人也不纠结更不显为难,竟是没有任何劝说的退了下去,直到王俊凯端着两人分的餐点站在自己房门口时,易烊千玺才明白为何向来认定了什么就一定要做到的王俊凯没有让下人对自己进行劝说。


 


但这些都还不打紧,王俊凯为了接近易烊千玺也算是费尽了心思,就在易烊千玺在厨房煎药时,王俊凯也跑来凑热闹,在易烊千玺屁股后面跟上跟下,甚至还当起了好学的小徒弟,看到易烊千玺抓了哪一把药就要问一下,有时甚至还能举一反三,搞的易烊千玺都要以为自己不是在为王夫人煎药调理身体,而是王府请来的先生,一个专教药理的先生。


 


对于王俊凯的跟上跟下如影随形,冷漠如易烊千玺,仅仅用了半天的时间就已经适应了这样的王俊凯,甚至已经做到能够完全无视来自那人的各种五花八门的动静,管他是问这问那,易烊千玺全当那是窗外麻雀静不下心在那吱吱喳喳;理他去跌这摔那,反正王府里并不缺他这么一个医者;让他费尽心思,他也可以泰然处之。


 


至少直到从王俊凯的房里传来瓷器的碎裂声与那不绝于而的重物碰撞声为止,易烊千玺都是这么淡然自若的。


 


 


 


“少爷又开始了……”


 


“谁、谁要去看看情况?”


 


“你去,我不去!上次小彩是怎么被轰出来的你不是没看到,我才不去!”


 


“我不要!少爷发起疯来不是说假的,谁想去送死啊?”


 


“那谁去好啊…再不阻止,闹到老爷夫人那,我们也不会有好下场啊…随便一个照顾不周的帽子扣下来,你我都惨了!”


 


易烊千玺被安排的房间本就离王俊凯的近,几乎是出了王俊凯所住的庭院就是易烊千玺所在的厢房,所以这点动静也是传到了易烊千玺那,本来只是想绕过来看看情况,没想到却是听到王俊凯院子里的几个丫头的对话,听这内容,大概听出王俊凯这状况不是一次两次,甚至闹起来似乎还挺夸张?


 


就在易烊千玺还在想着的时候,其中一个眼尖的小丫头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易烊千玺,立时双眼一亮,连忙小跑过来,说:“易公子!听说您医术非常,要不请您帮我们看看少爷吧?相信您也很担心少爷吧?”


 


听着丫头的话,易烊千玺简直哭笑不得,这显然是要把烫手山芋往他手上丢的态势啊!这王俊凯发的是什么疯,怎么的一个个怕成这样,放眼望去,院子里的下人们无论男女老少,被吵醒的本就没睡的都是一脸战战兢兢地站在院落里,却又是谁也不敢往那房里靠近一步,当听到那小丫头的提议时,又是一脸宛若看到救世主的模样盯着自己,被那目光盯到易烊千玺整个人都觉得不舒服。


 


虽然易烊千玺很想回“谁担心他了?我不过是个路过来看热闹的人。”但这样的话又与他平日里清冷的形象有太大的差距,况且他也懒得与一个毛都还没长齐年纪还轻的不可思议的小丫头计较,只不过是因为想起白日里的王俊凯,实在很难与方才下人们口中所谓‘发疯的王俊凯’联想在一块,才会在本该转身走人的时候跟着小丫头来到王俊凯房门外,这是易烊千玺在推门而入前给自己异常表现找到的理由。


 


当门被推开的剎那,入眼的便是一室狼藉,所有摆设乱成一团不说,圆桌上摆着的茶杯茶壶都碎落一地,连着壶里的茶业与那汤汤水水也撒了满地,床边两侧的床幔也被扯得掉了一边,正歪歪斜斜地挂着,几幅字画就这么被撕扯成一条条长如海带的废纸,文房四宝更是成了失散兄弟,东一支笔西一块墨,那可怜的砚台就在易烊千玺的脚边孤零零地躺着。


 


易烊千玺在房内寻找着王俊凯的身影,最后在床边的一处看到了整个人缩成一团窝在角落的他,那本该清朗俊毅的脸庞此刻是恍恐的苍白,那双明亮澄澈的双眼此刻污浊不清,茫然地盯着房里的某一块发着呆,抱着双腿的手上是怵目惊心的红痕,那紧咬下唇的模样好似房里的一切与他无关,更像是有人闯进他房里大肆扫荡了一番吓着了他这个房间主人。


 


“王俊凯?”易烊千玺犹豫了好一会儿后,中就是不忍心地往前走了几步,在王俊凯身前蹲下,轻轻的试探般地唤道。


 


蜷缩着身体的人闻声茫然地抬起头,混浊的目光对上那一双温暖的琥珀色,长期的渴望与压抑在这一瞬间全然崩塌,王俊凯猛然张手抱住易烊千玺,将易烊千玺整个人弄了个措手不及,然而易烊千玺除了感受到抱着自己的力度正不断往上增加,几乎要将自己压得差点喘不过气的外,却是没有受到房里那些物品的同等待遇,反倒更像是一件失而复得的珍宝被人紧紧互在怀里,任谁来拉都拉不开。


 


就在易烊千玺还不知所措的时候,原本紧紧环着他的大手竟开始在他的背部游移,就连那冰冷的唇瓣也带着热烈的及切贴上他裸露在空气中的肌肤,那一阵阵酥麻的痒意与荒谬的恐惧却是让易烊千玺忘了该如何反抗,一声声沙哑呢喃将他的感官神经拉扯绷直,逼着他感受着那人在他身上种下暧昧气息,丝丝缕缕盈满鼻息魂牵梦萦,如藤蔓般一点一点攀爬侵蚀着他紧固的心扉销融着他的意志,将他拉往更深一层的迷眩……


 


“嘶!”吃痛的声音来自易烊千玺的口中,同时也将他即将崩溃瓦解的意志给拢了回来,不知不觉间早已环抱着人的手猛地一个施力将人给大力推开,随即查看起自己被咬了一大口的左肩,一面气急败坏地骂:“王俊凯你有病啊!?”只是这气也不知气的是自己还是眼前这个明显已经几乎完全失去理智的人。


 


而王俊凯被易烊千玺这么一推却是整个人都静了下来,只见他一双混沌不清的双眼慢慢沉淀宁静,所有情绪在那双含情的眼里兜转碰撞,最后只留下讽刺,那淡粉色的唇角微勾,轻轻扯出一抹嘲弄:“是啊!我是有病!从那年你不辞而别开始我就一直病到现在!”


 


“你在胡说什么?什么叫我不辞而别?明明是…”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易烊千玺突然噤了声,并不是因为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什么,而是因为他惊讶地发现这么多年过去了,王俊凯还是那个能够轻易因为一句话一个动作就引得自己平静无波的心海泛起阵阵涟漪甚至是滔天巨浪,向来不屑解释的他,竟破天荒在觉得被他误会之际急着想解释!?


 


然而王俊凯却将易烊千玺的态度当成是心虚的表现,查觉到易烊千玺缓缓后退的动作,立刻紧紧抓住易烊千玺的手臂不放,又说:“你还想躲到哪去?到底是我做了什么让你这么讨厌我?我们不是说好了要一起活下去?为什么放我一个人去面对那两夫妇还要我不要去找你?易烊千玺,你到底在想什么?”


 


太危险了,不可以再靠近这个人,他无法再次感受失去的痛,他要离开,在习惯之前先行离开就不会有失去之后的痛觉!对!他要离开!


 


不顾王俊凯还抓着自己的手臂,易烊千玺拚命拉扯着就是想向后逃,那一股子拚了命想远离了什么洪水猛兽般的模样深深刺伤了王俊凯,可他依旧不愿放手,只是出口的声音不再那么咄咄逼人,反倒像只浑身是伤的小猫,孱弱的小心翼翼,音调更是轻的宛若风中一缕飘沙:“你就这么讨厌我?”


 


“……”


 


等了半晌,易烊千玺依旧没有回应,呆滞的目光直盯着冷硬的地面,眼底晦涩一片。


 


王俊凯本就不期待易烊千玺会回答他,只是他没想到易烊千玺却是连一个字都不肯说。突然间,王俊凯好像领悟了什么,却也在同时间那多情似水的双眸隐去了属于他的光芒,被一片墨色的失落所包覆。


 


“易烊千玺,真正有病的人不只我一个吧?”这样沉默的对峙维持了不知多久后,王俊凯才扯开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道。


 


“……”


 


虽然易烊千玺看似什么反应也没有,但王俊凯凭借着对于眼前人的执着与关注度,敏锐地察觉到了他那闪烁的目光,他知道自己说对了,就像那天李老板告诉自己的,易烊千玺有病,而且是很难根治的心病,就跟他一样,都是因为对方而生而难以治愈的病。


 


“解铃还需系铃人,千玺这孩子就拜托你了。”


 


李老板的话还言犹在耳,王俊凯的心思已经转了几百千回,他知道要将易烊千玺留在身边,就只剩这个机会,而将他留在身边这件事不只对自己有利,也对易烊千玺有益。


 


“你之所以和人保持距离,就是因为害怕自己的感情得不到回应,对吧?”看着面前的人略显僵硬的身子,不必当事人的承认,王俊凯也知道自己说对了,但扒开人家的心就必须礼尚往来的也将自己的心一并坦承相待,嘴角轻轻勾起一抹浅笑,续道:“你知道吗?我们正好就是对方的解药。”


 


 


 


 


 


Tbc.

评论(5)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