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一让你挡住凯千散发的光芒了

他们会如我祝愿的那样
成为自己的太阳

两生一世,夏始初七

二皇子偏爱芒果:

不要上升。


不要较真。


古风真的太难了写的渣会不会掉粉啊2333333


 


 


《两生一世,夏始初七》


 



 


“001,欢迎你来到这个世界。”


冰冷的机器女声重复提前植入的程序语音,电源插头断开,培养仓的门打开,编号001的AI睁开了眼睛。


数据互相交叉,知识网络瞬间成形,任务模板确认:


编号:001


出厂日期:2023年8月6号22时42分


执行任务:承受时空穿梭农耕时期进行时实科学记录


行动准则:永远不可以伤害人类


                永远不可以放弃任务


                永远不可以暴露身份


 


 



 


时空间隙扰动了身体平衡器,当001意识清醒的时候,视觉网膜捕捉器对上一双圆溜溜的眼睛,AI可以高拟人类表情动作,001的面部控制系统瞬间变得满脸惊恐,后退了一步。


 


狐小七好奇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阳春三月好打鱼,他今天正准备去沂水捉鱼给嫂嫂补身体,谁知半道上看到这个奇怪的人。小七在狐岐山长大,偌大的狐岐山没有他不知道的暗道,也没有他不认识的人和妖,可是眼前这个精致好看还穿着奇怪衣服的人他真的不认识。


 


穿越时空隧道需要特制的衣服保护躯体机能,001程序的原定计划是降落到深山野岭,换好衣服熟悉身份再融入时代进行科学记录。但是没想到一睁开眼就看到个……妖?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狐岐山?”小七察觉对方没有一丝灵力,认定他是个什么法术都不会的普通人,于是端出一副主人的架子,眯起圆溜溜的眼睛满脸狡猾的问话。


 


001的程序代码飞速运行,迅速根据目前的情况制定出应对方案。


“对不起,我不知道这儿是狐岐山。”


又咬了咬嘴唇,满脸紧张不安的表情: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狐小七眼睛滴溜溜的转,打量着眼前的人,“那你是怎么进来的?狐岐山有结界。”


 


001诚恳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那你以前住在哪里?家里干什么的?”


 


001接着摇头,“我不记得了。”


 


狐小七兴奋的看着眼前的人,失忆!这就是传说中的失忆吧,那我是第一个找到他的人那我就要对他负责!想了想,小七又觉得失忆对于当事人来说是件不幸的事,赶紧眨了眨眼睛,摆出一副伤心怜悯的表情。


 


“喂,你这样什么都不知道很危险的,你认我做老大,以后我保护你,没有人比我更了解狐岐山!”狐小七跳上树枝,居高临下的对001说。


 


001觉得眼前这个小狐妖真好玩,明明是一副得意开心的狡猾模样却在眨眨眼睛以后变成了满脸担心。交了朋友并不影响001的任务,有他的掩护能更好的掩饰身份在古代搜集素材。


于是不由自主的笑了,“好啊,老大。”


 


小七跳下树枝,变成了人形,白袍少年言笑晏晏,伸手拉住001的手,“走!我带你去玩!”妖的体温比常人高,001的身体温感系统清楚的感觉到手上热度传来。


 


狐岐山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山峰连绵溪水晏晏,原本平凡的景色因为有个玩伴而格外有趣。


 


狐小七把001带回已经的房间,从柜子里找出自己的衣服示意他换上。然后晃悠着脑袋“我听嫂嫂说过,你们的皇帝姓夏,所以你也可以姓夏,给自己起个名字吧。”狐小七想和001说话但是又觉得奇怪,想了半天才知道是对方没有名字的缘故。


 


“常安,夏常安。”


 


“常安常安,真好听。常安,你以后就是我狐小七的朋友了,以后老大罩着你。”


 


狐小七第一次有一个“同龄”的朋友,虽然夏常安身份成迷来历不明,但是夏常安确实是不会法力的普通人,狐岐山的其他人也就慢慢放心了夏常安。


 


狐小七喜欢吃烤鸡,会的法力几乎都用在怎么吃到烧鸡上了,夏常安虽然不会法术,但是因为来自现代,烹饪技术比狐小七高了一大截,所以狐小七总是缠着夏常安。


 


“常安常安常安……”


 


“不行……”


 


“常安……吃……鸡……好不好……”


 


“好好说话。”


 


“哎呀,常安,我快饿死了……”


 


“那吃一只烤鸡,你就要修炼两个对时。”


 


“……成交!”


 


小七断尾,修炼十分不容易,所以小七格外讨厌修炼,但是作为一个妖怪,修为越高寿命越长,夏常安想活的久一点总不是坏事,于是每次都用烧鸡督促小七修行。


 


溪水清澈,月光正好,透亮的几乎可以看到水底鹅卵石上细微的花纹。夏常安白天收到任务要记录水源信息,为了不暴露身份他在天黑溜出来。


 


“环境质量A+,水质检测,污染率不到百分之一。微生物含量打到百分之六十。”


 


念念有词夏常安突然觉得肩膀一沉,狐小七笑嘻嘻的声音传来,“常安,你怎么来啦~”


 


“小七?你怎么在这?”夏常安诧异的看着狐小七,狐小七现在的样子和平常很不一样,不是完全的人的模样,也不是灵狐的样子,而是,从里到外透着娇媚,明明是人的眼睛却好像能把人的魂儿勾去,朱唇鲜艳,映的白色的贝齿更白。夏常安觉得自己属于心脏的地方抖了一下。


 


“我来修炼啊,花好月圆修炼时,我要修炼成像九仙爷爷一样厉害。”狐小七出生断尾修炼很难,只有在月圆的时候修炼最有效果,谁知道今天刚开始打坐就看到了夏常安。


 


“像九仙爷爷那样是不是就可以腾云驾雾了?”夏常安没有飞行系统,非常向往飞的感觉。


 


小七一拍胸脯,得意的说,“你放心,我很快就可以腾云驾雾了,到时候我带你飞到天上去!”


 


“小七你真厉害。”


 


“常安,你听说过万人会吗?”小七索性变回狐狸的本体,窝在一块舒服的大石头上。


 


“什么是万人会?”


 


“我听嫂嫂说,九仙爷爷修炼成九尾的时候,天边紫光大盛,雷鸣三天不绝,你们的皇帝认为是神仙显灵,就下令万人朝拜,嫂嫂说,万人会时数不清的人唱歌跳舞的祝福九仙爷爷,我们狐族把万人会当成最大的荣耀。”小七提起九仙爷爷和万人会的时候满脸憧憬,看了看自己的尾巴又叹了口气,“不知道我能不能像九仙爷爷那样,大家都说我修炼不出九尾。”


 


夏常安听狐小七的描述,想象着在农耕时代万人大会的盛况,又连忙安慰小七“放心吧,你肯定可以修炼出九尾的!”想了想,又补充道“你也一定会有自己的万人会。”


 


狐岐山的日子过得格外快,转眼盛夏到寒冬,作为妖怪的狐小七不需要衣服御寒,衣服只是为了遮盖身体,但是夏常安不行,于是小七软磨硬泡得到了陪夏常安去集市买衣服的权利。


 


狐岐山再好也少了一分烟火气,杂耍,唱曲,路边的吃食,不仅让小七欢呼雀跃,也让夏常安激动起来。


 


“原来今天是上元节。”小七咬着臭豆腐串,兴奋地对夏常安说“咱们晚点走,留下来看花灯吧。”


 


“嗯,你别光顾着吃,你不是答应嫂嫂给她买最好的胭脂吗?”夏常安也啃着一串臭豆腐,但是吃向比小七斯文多了。


 


“对对对,咱们赶快去,要是忘记了嫂嫂下次就不放我出来了。”小七三两口塞完臭豆腐,拽着夏常安往胭脂水粉的铺子跑去。


 


“常安你觉得这个好看吗?还是这个好看?”小七拿着紫色镶金的盒子和金色描红的盒子问到。


 


夏常安看看这个盒子又看看那个盒子,说“差不多吧......”


 


小七正要再拿另一个盒子比较,突然一双手伸出来,抚上了小七的手:“真是个美人?这位姑娘出来玩不寂寞吗?”


 


小七是狐妖,本就生的貌美,两人少年装扮来胭脂水粉的地方被纨绔子弟误认为是女扮男装的小姑娘调戏。


 


小七一愣,随即狠狠地甩开手,“滚开!”


 


前来调戏的是当地有名的地霸,平日里没少干调戏人的事情,被小七一吼面色沉了下来。


 


“小姑娘,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夏常安去拉住小七,轻轻地捏了捏小七的手,提醒他不要纠缠赶快脱身离开,可是小七从小被哥哥嫂嫂捧在手心里长大,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听着对方一口一个小姑娘的几乎气昏过去。不管不顾的的挣脱开夏常安的手,对着那个满脸横肉的人一记掌风。


 


红色的妖光闪过,却没有击中,纨绔子弟身上生出了一层透明的光罩,那个人身上居然有咒符!


 


“妖怪啊!”


 


“妖怪!快跑啊!有妖怪!”


 


原本看热闹的人群爆发了惊恐的声音。


 


“妖怪!打死他!打死他!”不知道谁这么喊,人群渐渐地逼向小七。小七有点慌了。


 


“打死他!”一个漂亮的胭脂盒扔向小七,越来越多的人举起了东西。


 


“不......我......”小七惊恐的后退,他不明白人类为什么这么痛恨妖怪,刚刚他被欺负的时候没有人站出来说话但是现在每一个都想杀了他。


 


“小七。快跑。”夏常安把小七拉倒身后,替他挡住了人凶狠的眼神和伤害。


 


“常安......?不行,常安,一起走,我......”小七虽然害怕但是说什么也不愿意走,紧紧拽着夏常安不松手。


 


夏常安有些急了,头被各种扔过来的东西砸的有些红肿,模样狰狞又可笑。“小七,你快走,回去再让哥哥嫂嫂来救我,不然两个人都走不了。总要有个人回去,我没有你跑的快。”


 


“可是......”夏常安说的有道理,可是小七有些犹豫,夏常安是他唯一的朋友,他不想朋友因为自己出一点意外。


“快走!不然我们都走不了!走!”夏常安推了一把小七,把他狠狠地推了出去。


 


“他放走了那个妖怪!”


 


“他是同伙!打死他!”


 


“他被妖怪附身了!打死他!”


 


“......”


 


夏常安不知道自己承受了多少拳打脚踢,他虽然是AI.但是并不是战斗型机器人,外壳甚至和普通人一样脆弱。夏常安已经听到了线路断裂的声音,集合板也开始失效断电。


“要死了吧。”


 


夏常安觉得死并不可怕,他从被创造出来以后也就只记得狐小七,保护了狐小七,遵守了AI程序定律,已经足够了。


 


为了避免AI遗体留在古代造成科技提前改变历史的可能,001被设计之初就被设定可降解,一旦系统崩溃不可修复,AI就会自动分解,化为风化为雨,化为泥土,不留痕迹。


 


“小七……真的很高兴能遇到你。”


 


 


 


 


小七拼命地跑,他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双腿了,快一点再快一点,再快一点,常安在替我挨打,必须快一点找哥哥们来。


 


“常安,你一定要等我。”


 


快一点。快一点。


第一次痛恨自己修为太低速度太慢。


再快一点。


 


 


……


 


 


化为风化为雨,化为泥土,不留痕迹。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林惊羽不耐烦的看了看身后的软轿,四个脚力稳当的轿夫抬着一定绣花坠玉的软轿走在陡峭的蜀道上也难免颤颤巍巍。


 


“你们慢点!一个个都是干什么吃的!本小姐要你们有什么用!”刁蛮的声音从轿子中传来,尖利的女声刺激的林惊羽头疼,四天了,已经四天了,他奉命保护慕容家三小姐过蜀道,但是这个三小姐刁蛮任性,要在蜀道上坐软轿,吃燕窝,一天的脚程生生拖了四天还没到,林惊羽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忍耐到了极限。


 


“夏常安!”白色的身影扑倒林惊羽身上,速度之快,林惊羽来不及反应。


 


“夏常安!我终于找到你了!”狐小七紧紧地抓住眼前的人,几乎不敢眨眼睛,夏常安,夏常安,这是夏常安!


 


林惊羽定了定神,把这个莫名其妙的小狐狸从身上扯下来,皱着眉头问:“你是谁?”


 


小七眼泪汪汪的看着林惊羽,“常安,我是小七啊......你是不是怪我......我......”


 


“对不起啊小狐妖,我是林惊羽,不是什么常安,你认错人了。”


 


“不会啊,不可能,我没有认错,一模一样,你就是夏常安!”小七变成人形,又要扑上去抱着林惊羽。


 


林惊羽刷的抽出桃木剑,威胁到,“不许过来!”


 


小七堪堪地收住身形,委屈的看着林惊羽:“常安......”


 


林惊羽已经被慕容小姐折腾的很不耐烦,这下彻底的火了。


 


“我说过了我不是夏常安!我是林惊羽!你这个小狐狸!我可是个道士!你信不信我把你收了!”


 


“常......林惊羽......”小七看着这和夏常安一模一样的脸,有些失神,太像了。


 


不耐烦的抛下林惊羽,林惊羽继续带着慕容小姐赶路,小七默默地跟着。


 


“你们太慢了,这样走到什么时候才能走完蜀道啊......”小七默默的搭话。


 


林惊羽撇撇嘴,翻了个白眼,心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但是这个大小姐娇生惯养的脾气可大了。


 


小七眨眨眼,轻轻地挥了挥手,原本不停抱怨的慕容家小姐立刻没了声音。


 


“你干了什么?!”林惊羽现在真想收了这个捣乱的小狐狸。


 


小七眨了眨眼睛笑得狡猾。“就是让她睡着了。”


 


“......”林惊羽虽然不赞同,但是不得不感慨这个世界终于清静了。


 


中途休息的时候,慕容小姐吃着燕窝喝着冰粥,林惊羽不屑的听着她趾高气昂的差遣轿夫,摇了摇头走到更远的地方,这小姐脾气惹不起躲得起。


 


“诺。”一只香喷喷的鸡腿出现了。


 


小七笑眯眯的看着林惊羽,香喷喷的味道一个劲的往林惊羽鼻子里钻。咽了咽口水还是没有骨气的接了过来。


 


“谢谢。”林惊羽吃着鸡腿却连耳朵都红了。小七却有点想哭,他故意少放了一种调料,林惊羽却完全没有吃出来。他真的不是夏常安。


 


吃着香喷喷的烤鸡,林惊羽终于没有再说出赶小狐狸走的话。


 


嗯,有只小狐狸在身边似乎不错。


 


起码他的烧鸡很好吃。


 


从此林惊羽就被这个叫小七的小狐狸就一直粘着。


 


修炼的过程似乎因为小七而变得有意思多了,小七往装腔作势的慕容小姐身上施了法术,让她浑身散发臭烘烘的味道只能不停地洗澡。小七偷偷地吃烤鸡却因为太香被师傅发现了,林惊羽第一次看到师傅被馋的流口水的样子。小七给修行的弟子讲狐狸修行的万人会,引得大家纷纷遐想万人歌舞的盛况......小七买来普通人做的烟花,偷偷地使点小法术就让烟花里写出每个人的名字,引得大家纷纷围观......


 


平静的修行生活被古灵精怪的小七打乱,林惊羽却觉得这种感觉还不错。修行期满,小七提议带林惊羽去狐岐山看看。


 


远山成黛,郁郁葱葱,“林惊羽,欢迎回到狐岐山。”小七笑眯眯地说。


 


林惊羽第一次来到妖怪的封印内,狐岐山山灵水秀和修行的道观不同,一眼看不完。


 


“咻!”一道光射来,林惊羽转身闪开。


 


形形色色的人出现在不远处,一群狐妖,一群来者不善的狐妖。


 


小七惊讶的看着哥哥嫂嫂,“哥你干什么啊!他是......”


 


“他不是夏常安,夏常安是普通人,这个林惊羽是个道士!小七,你不要被他这张脸骗了!”二哥举起手中的剑,指着林惊羽。


 


“小七!你平时胡闹就算了!你现在简直是没有分寸!他是道士!你怎么能把他带进来!”二嫂一把把小七拽到身后,满脸戒备的看着林惊羽。


 


“哥!他是好人!他……”小七挣扎着去拉二哥的手。


 


“胡闹!”三哥打断小七的话,手一挥金色的灵力织成的笼子把小七困在里面。“关禁闭!以后不许再出去闯祸!”


 


林惊羽从小被师傅带在身边修炼,法力在同辈中属于佼佼者,但是实际经验不足,所以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一群修为颇高而且态度不善的狐妖,心里也有些紧张,看到狐小七被关起来更加着急起来,那个小狐狸虽然总是固执的说自己是另外一个什么人,但是比起同门师兄弟好玩多了,还救过自己的命。师傅说过“修行是为了保护重要的人”,林惊羽深吸一口气,拔出佩剑,以手掐诀。


 


二哥警惕的看着林惊羽,七尾灵狐的灵力波动。剑拔弩张。


 


“都住手!”平稳的声音从狐岐山深处传来,只是一句警告就化解了林惊羽和二哥的进攻。


 


“九仙爷爷!”小七惊喜的看着林子深处。


 


“小七,你又惹祸了。”被称为爷爷的声音却意外的年轻。


 


“爷爷,林惊羽是好人,他和常安……”


 


“闽二,放了他。小七,林惊羽,过来我有话跟你们说。”


 


狐岐山深处的洞穴是九仙爷爷的清修的地方,林惊羽好奇的看看周围,想找出最强的妖怪和普通的妖怪有什么不同。


 


“林惊羽,你家太师傅还活着吗?”平缓的声音突然响起。


 


“啊?!”小七和林惊羽都是一惊。


 


“想当年我和他还曾经打过一架,可惜是平手,你回去提起我九仙的名字那老家伙估计还记得。”似乎是打量林惊羽,“他倒找了个好苗子。”


 


“多谢前辈夸奖,前辈问候晚辈一定带到。”林惊恭敬的行礼。


 


“小七”九仙爷爷虽然活了很多年,但是外表还是英俊的年轻男子,只是眼神有些老人的沧桑。“你要记住,人这一生要失去很多东西,但是这并不是说我们拥有的没有失去的重要。”


林惊羽因为有了九仙爷爷的许可得以留在狐岐山,除了时不时的外出巡查有没有妖物作乱,他的大部分时间都和狐小七待在一起。


 


林惊羽越来越清楚地感觉到夏常安这个名字的存在。


 


溪水边,枣树上,最小的洞穴里,最大的树洞旁,小七都会失神,林惊羽一直没有问过小七关于夏常安的事情,却一直清楚的记着第一次见面时小七说的“夏常安你是不是在怪我”,林惊羽觉得小七对夏常安这个名字的主人似乎有深深的愧疚。


 


直到那天。


 


林惊羽一直以为自己已经玩遍了狐岐山的每一个角落,可是那天外出回来他却怎么也找不到小七,道士自有找妖的办法,林惊羽发现小七在一片没有见过的花海里。


 


蓝色的花漫山遍野的开,这里的天空似乎都染的比别的地方蓝。


 


小七坐在一块石碑前,林惊羽看到石碑上歪歪扭扭的刻着:


 


如果夏常安死了这是他的坟墓如果没有这就不是


 


“林惊羽,这是我留给常安的地方。”小七没有睁开眼睛,只是低声解释到。


 


“对不起......我......”林惊羽对于打扰小七有些抱歉。


 


“没关系的,常安一定也会喜欢你,常安是个很温柔的人......他啊......”


 


林惊羽默默地听小七说着他和夏常安的故事。


 


小七一直没有睁开眼睛,但是泪水流了满脸,“林惊羽,你说夏常安是不是在怪我丢下了他......我到处都找不到他......我一直在找他”


 


“我特别努力的学法术,我现在可以保护他了,九仙爷爷说如果我努力修行,有一天我就会有自己的万人会......但是常安他不见了......他在怪我”


 


“狐小七,”林惊羽认真的看着他,“不会的,我保证,常安觉得没有怪你,他一定很开心认识你,我保证。”


 


“嗯。”小七笑了,阳光下的梨涡荡开,言笑晏晏。


 


如果可以选择,林惊羽绝对不会逞能。


 


照例的巡视发现了一头发疯的黑熊精,林惊羽没有想到发疯的黑熊精那么厉害,力气巨大无比,林惊羽被他打中了左手,拿不住桃木剑只能以手结印。


 


黑熊精闻到了血腥味更加急切,硬生生的的举起大树想把林惊羽拍扁,林惊羽赶紧掐诀,用尽灵力打过去。


 


突然一个白色的影子出现,挡住了两边的进攻。


 


林惊羽惊恐的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小七,白袍少年硬生生承受受到了前后两股力量的攻击,血蔓延出来,然后林惊羽听到了轻微的喀嚓声,狐小七的内丹,碎了。


 


“小七你坚持一下,我去找师傅我去找九仙爷爷,你放心你不会有事的,小七……”林惊羽语无伦次的把小七抱在怀里,拼命地把灵力传输到小七的身体里。


 


小七睁着浅褐色的眼睛,一如既往地眨了眨眼睛,“林惊羽,不用了……”


 


“我的内丹碎了……”


 


“我快要死了……”


 


“胡说!你是狐狸!你有九条命!你才不会死!我还欠了你那么多烧鸡!你不许死!”林惊羽漂亮的脸上满是泪水,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小七。


 


小七笑了笑,不去戳破林惊羽,他们都知道,小七本就是断尾狐,法力低微,内丹碎了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


 


“林惊羽……我一直想跟你说对不起……”


 


小七满看着林惊羽,这张脸啊,真的是一模一样。无论是桃花眼的形状,还是微笑时嘴角的弧度,甚至是大笑时露出来的虎牙,都一模一样。


 


但是,林惊羽不是夏常安。


 


“对不起,我知道你不是夏常安……”


 


“对不起……我太自私了……”


 


“对不起,我让你当夏常安的替身……”


 


“但是林惊羽,你和常安不一样.......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林惊羽不敢放手,不敢去看小七越来越朦胧的眼睛。蜀道的初见,这个小狐狸对他不依不饶纠缠不清,师门修炼,古灵精怪的小狐狸让他体会红尘烟火,狐岐山的剑拔弩张,却也让他知道人间冷暖。还有刚刚……林惊羽一直以为自己足够强大,他是师傅最聪慧的第一,修仙的天才,他可以保护别人,可是事实是他看着小狐狸内丹碎开形神俱灭,却什么都做不了。


 


“小七……小七,小七你不要死,你不要死好不好,我给你买烧鸡我陪你做游戏……你不是说要有自己的万人会吗,我们还有万人会啊……”


 


“万人会啊……”狐小七眯了眯眼睛,想起来曾经的一段对话。


 


 


 


天边紫光大盛,雷鸣三天不绝,你们的皇帝认为是神仙显灵,就下令万人朝拜……


放心吧,你肯定可以修炼出九尾的!


你也一定会有自己的万人会。


 


……


 


 


 


 


 


林惊羽还是没能留住小七,就像狐小七,没有留住夏常安。


 


 


 


 


 


 


 


 


 


 


 


生生世世,泯灭不休,


我爱你,是这天道轮回的诅咒。


 


 


 


 


番外


 


人世三千繁华日,入梦不过一晃儿。


 


“千禧年是一个功德轮回,他转世已成,惊羽,你去吧……”


 


“多谢师父……”


 


 


 


 


 


听着耳麦里导演的试音,王俊凯习惯性的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人。那人一只手调试耳麦一只手拿着手机,不停的眨着眼睛。


 


王俊凯走过去搂住他的肩膀,低下头,笑嘻嘻的说“千玺~紧张啦?”


 


易烊千玺白了他一眼,把他的手打下去,指了指旁边的化妆师“补妆去!”


 


耐着性子补妆,王俊凯盯着千玺看,不知不觉,tfboys已经成立十年了,从十四五岁到二十四五岁,十年弹指一瞬间,对着这个人他却怎么都看不够。


 


他曾是夏常安,是林惊羽,现在又转世王俊凯,放弃了道士的不灭之身坠入凡俗为了赴那场万人之约。


他是易烊千玺,也是狐小七,转世而来记忆不全却能感觉到眼前人对他的特别。


 


王俊凯第一次见千玺的时候他并没有认出来,这世界上相似的人太多了。直到一次后台,易烊千玺紧张的眨了眨眼,动作和几千年前的狐小七一模一样。


 


终于找到你了,小七。


我再也不想分开了,千玺。


 


 


 


 


 


 


周末更分析贴。


 

评论

热度(68)

  1. 让一让你挡住凯千散发的光芒了二皇子偏爱芒果 转载了此文字